钓鱼网

纳凉闲聊兼钓鱼,携带手竿斩渔获

      编辑:钓鱼哥       来源:钓鱼网
 

如果以大暑那天为分界点,之前肆虐的暴雨天气好比水煮,那么之后流火的酷暑日子则有如炙烤。人们刚从湍急的洪流之中爬上岸来,却发现又已陷入赤地千里,无处可逃。大自然就是如此,翻来覆去、几天一变地作弄着依赖她生存的万物生灵,无处可逃。

然而,那一亩方塘、那万倾碧波,对钓鱼人来说,是挡不住的诱惑。水煮、炙烤又算得了什么?

你看那一顶顶蓝蓝绿绿的钓伞下,一张张坳黑的脸庞。紧毅而专注。

你看那一盏盏幽幽闪闪的钓灯后,一双双不倦的眼睛,明亮而期盼。

天气越热,钓鱼的人好像越来越多,这天,我不得不将夜钓的时间后移到夜晚的11点,以避开垂钓的高峰人群和炎炎酷暑。

来到钓场,果然人满为患,人们三三两两,纳凉闲聊兼钓鱼,不亦乐乎。四下打听一番才找到一位即将收竿的钓友,边做准备边等待,顺便也了解下今日的鱼情。

开钓不久,一些第二天还有搬砖任务的朋友恋恋不舍的撤离,不过不要以为这都是钓位哦,离水面约一米的岸边上全是退水后留下的稀泥,溜滑溜滑。

感应漂变红了,耐心等口,下顿一目,时机到了,提竿,今晚的第一条鱼儿上来了,不过瞧着有点不顺眼,说它是鲤鱼,鳞片的纹路那么粗,说它是鲫鱼,嘴上还两根胡须。

好了,今天参军是不指望了,把抛竿的频率加快,只见钓竿上下飞舞,水面上泛起阵阵涟漪,钓饵和铅坠落水的声音吸引着鱼儿前来觅食。没过多久,漂上又有相同的动作,提竿时传来一股强力,连忙双手稳住,力道一过,拉近前来,鱼儿并不大,也就二、三两的样子,只是子线搭桥钩住了尾鳍,才显得很有力的样子。它骗我,懒得给他照单身照了。

一番忙乱后恢复了平静,继续抛竿,不久,漂目下顿,但没有感应变红,打不打,不管宁可错杀三千,不可放过一个,提竿中鱼,拉上来一看是重约一斤多、皮毛非常漂亮的鲫鱼,不过不知为何,它显得很文静秀气,没有任何的反抗。

作钓期间,还有四、五条这样的鳊鱼仔来凑热闹。只好把它们教训一番,让它们不要贪吃,长大后再来找我。随后就都放了。

东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,一抹朝霞已将天际线染红,几个小时的作钓已近尾声。

边抛竿边看着东方的日出,虽然不那么壮美,却也绚丽多彩。

被这飞快变幻着的美丽景色吸引了,抛竿也变得心不在焉,刚抛下一竿,漂刚立起就下沉,我以为是天亮了,白条开始闹窝,随手把漂带出水面,不想又往下沉,这才意识到是接口,急忙提竿,可是晚了,只挂了一下鱼儿就跑了。但是这一下的力道不小啊,唉,算了,跑了的都是大鱼。

太阳已经完全挂在东方的天空,好像在对我说着,快走吧,不然我就烤你啦。这样只好收竿了。

可是,收拾工具的同时,却看昨夜被黑暗宠罩着的地上一片狼籍。钓鱼人不能这样破坏环境吧。

这种情况咱汀粉是不能袖手旁观的,收拾好了行头,又开始满坡捡垃圾,收到路边的垃圾桶里。

看着干净的堤坡,恩,和又上条大鱼一样的高兴。

回家后,给鱼儿们来了张合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