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鱼网

安徽淮南:饭店老板自己钓鱼烧了卖,500块一条,迟了订不到

      编辑:钓鱼哥       来源:钓鱼网
 

“我不吹牛。”

每当有人质疑他的时候,饭店老板聂勇都会微微一笑。最近,湖南台《快乐垂钓》栏目刚刚播出了一期他钓到大鱼的故事,快手抖音上,他也有不少粉丝。这都证明了聂勇是一个钓鱼高手。

“鱼订完了,这是最后一条。”聂勇一边上菜,一边踢了一脚刚刚从冷库里搬出来的冰冻大鱼。

聂勇的厨师,心疼地把大鱼抱起来,放进冷藏室。

大鱼慢慢地解冻,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持鱼肉的鲜美程度,这样客人在食用的时候,几乎可以达到吃鲜鱼的口感。

这是一种淡水鱼,它的学名叫做翘嘴鲌。

这条鱼大约15斤重,这样规格的翘嘴市场价一般30多块钱,聂勇整条红烧,卖500块。

“价格是比较高,但很好卖。”聂勇说,“因为现在请客吃饭的,都想搞点特色的,这么大的野生翘嘴鱼,是很稀罕的。小一点的就卖得便宜一点。”

“我滴乖,这鱼真大!”

“这鱼真好吃!”

“来来来,为这个鱼,得炸个罍子!”

性情豪爽的淮南食客,大声赞美着鱼,大口喝下杯中烈酒,大大方方地把鱼肉塞进面前的小碗,大快朵颐!

大鱼的肉比想象中更多。

一桌十几个大汉,勉强可以把它吃完。很多时候,它会被装进打包袋,走完自己鱼生的最后旅程。每当这个时候,聂勇都会骄傲地微笑,这是对一个饭店老板、也是对一个钓手的最大褒奖。

聂勇住在淮南市田家庵区惠利小区,他的店就在家跟前,叫做“根据地”。

每天早上九十点钟,聂勇爬起来,自己开车跑到菜市场买菜;中午在饭店忙;下午处理杂事,晚上继续在饭店忙,最后一波客人走完之后,大概是九点半十点钟的样子。

这个时候,聂勇的眼睛开始发亮,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敏捷,他拿起自己饭店一角的钓鱼装备,在身上喷上厚厚的防蚊液,在浓重的夜色中,出发了!

去哪儿?

周边100公里范围的大小水库、淮河的进出水口,免费的、收费的,各式各样的钓场,已经刻进了聂勇的大脑。他对鱼情做出判断,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和第二天的工作量做出综合分析,选择一个地方。

有的时候,他还会在车里塞上一床小被子,这是为了实在困得不行,在车里开空调睡觉时,不被冻醒。

聂勇,经常能钓到别人的梦想之鱼。

鱼口差的时候,他钓到三四点就回家;鱼口好的时候,他会钓到天色大亮。一口没有、灰溜溜回家,是常有的事;但一旦鱼情不错的时候,聂勇往往能连拔数尾。

很多钓友慕名而来,他们或者坐几个小时高铁、或者开大半天车,从遥远的地方来找聂勇钓鱼。聂勇热情接待,并且把他们带到理想的钓场。

“有的人买了顶级的禧玛诺鱼竿,轮子加杆子就一万好几,有钱的钓鱼人真多啊!“聂勇感叹,“只要有鱼,他们真的愿意花时间,跑很远的地方去钓鱼。有的人来我这里,钓到鱼了,但有的人还是失望而归。”

翘嘴鲌,是路亚爱好者最常钓的鱼,体长超过一米的翘嘴鲌,被称为米翘。米翘是很多路亚爱好者的梦想之鱼,聂勇觉得,自己钓鱼的秘诀就是“坚持、守候和出勤率。”

“别人跟我钓鱼,我可以带你去,但你别坐我的车。”聂勇说,“要去你自己开车,这样你钓不到鱼的时候,想走你自己开车走,别跟我嘀嘀咕咕说没鱼,让我也走。”

聂勇常常一个人矗立在漆黑的淮河岸边,一站几个小时,像一尊雕像。支撑他的动力,就是爱好。

“我唯一的爱好,就是钓鱼。”聂勇说,“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?你定下了目标,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去努力完成?坚持,到底什么叫坚持?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,结果也大不相同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