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鱼网

临沂垂钓圈也有“黑坑”!黑钓场为赚钱甚至撒化肥

      编辑:钓鱼哥       来源:钓鱼网
 

编者按:

3月21日,鲁中晨报、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联合报道了淄博垂钓圈隐秘的“黑坑”内幕,引起强烈反响。齐鲁壹点稿件《垂钓圈现“赌塘” 到底谁钓谁?警方:涉嫌赌博》点击量一天超过160万,评论上百条。不少普通人没想到,看似休闲健身的垂钓行当竟然还有这么深的“水”!

这种“黑坑”是普遍现象吗?3月21日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也在全省其他地方进行了调查。

沂河、祊河、涑河等3河交汇在临沂城区穿城而过,为当地钓友提供了绝佳的垂钓场所。有资料显示,作为垂钓之都的临沂,约有120万名垂钓爱好者,全市建有各类休闲垂钓观光渔业点2000多处,垂钓用品批发和生产厂家300多户、年营业额达10亿元。

依托庞大的消费需求和产业支撑,一部分垂钓园逐渐开始升级换代,有的改造或增加“巨物池”,专门放养单个二三十斤以上的青鱼或鲟鱼,让钓友乐于花钱体会钓大鱼的快感。也有的增加农家菜、采摘等服务项目,让钓友可以带着家人或好友前往休闲度假。但占据市场主体地位的,依然是那些在城郊利用天然水塘或人为开挖修建的垂钓园,定期投放商品鱼供钓友垂钓。

“跟抽烟喝酒一样,钓鱼也上瘾。”在不少钓友心里,一次比一次钓到更多的鱼、更大的鱼,刷新自己的记录、打破别人的传说,是垂钓最大的乐趣。当大自然的江河湖泊满足不了追求,或者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钓场,他们就会转战被俗称为“黑坑”的经营性垂钓园。

在临沂城区西南方向靠近西外环一带,一条东西方向的公路上,两公里长度内沿线分布了4家垂钓园。21日中午,记者随机进行走访。

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,又赶上大风降温,多数垂钓园内依然有钓友在坚持垂钓。“瘾大,没法,不来在家待不住。”一家水面面积4亩左右,由采石场蓄水改建的垂钓园内,许先生不停地重复着挂耳、抛竿的动作。风不住地吹起涟漪,让微微露出水面的浮漂愈加难辨;水下不断有小鱼“闹窝”,甚至拉着鱼线挂上了水底的杂物。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只钓起两条小拇指长短的“麦穗”。进场的票价需要40元,按照他所在钓位的鱼情,很难收回这个成本。

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,依然有钓友在垂钓园内鏖战。

“长钓腰方钓角”是钓友公认的选择钓位诀窍。当天来的人不多,到场钓友们可以自由选择较佳的钓位,他们大多数相邻坐到了水岸中间线的位置上。瞥了一眼放在身后还没有下过水的专门用来捞上钩大鱼的网抄,许先生自嘲地说又怕是要空着手回去当“空军”。“4点(下午)你就得回去上班了,你走了鱼就开口了,都躲着你呢。”旁边一位相熟的钓友跟着打趣。许先生近期在单位轮值晚班,上午起床简单吃了点饭就直奔这里的垂钓园。或许是当天的鱼情确实不好,或许是没睡足犯困,一共才钓了不到两个小时,许先生就收拾装备回家。

有人耐不住次次空杆起身离开,有人带着渔具满怀期待地赶来。而在一公里之外的另一家垂钓园,只有老板一人斜坐在看护房的椅子上拨弄手机。这是一个在空地上人为开挖,用水泥铺底砌边修成长方形的鱼塘。近10米宽40米长的水面,容纳的钓位不超过50个。

“都等着晚上放鱼呢,明天‘头水’,已经有20多个报名的。”体态微胖的老板眉飞色舞地介绍,这次他打算放2000斤鱼,加上塘里原有的1000多斤,鱼够厚,钓起来肯定过瘾,票价定的是一人200元。

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,依然有钓友在垂钓园内鏖战。

一周之前,这位垂钓园老板一次性放鱼1000斤,票价也是200元。“头水”来了十几名钓友,其中有7个人把钓到的鱼按照每斤3元的价格返卖给老板后,挣回了本钱顺利“上岸”,其中最多的一名钓友卖了700多块钱。

“‘头水’回本,‘二水’、‘三水’就能挣钱;‘头水’要是不回本,你到多少水也挣不到钱。”另一家垂钓园老板胡某介绍,“头水”是指新放鱼之后第一批钓友来钓,“二水”“三水”则是第一批钓友钓完后,再来的人钓剩下的鱼。票价会依次递减,最后落到一人30-40元左右。

别看票价有高有低,其实有九成的垂钓园是微利,甚至赔本。他举例说,新放1000斤鱼,以鲤鱼为主,成本得在5000元左右。来20个人,一人收200元,共4000元。如果这20人全是老手或者这批鱼适应能力强一下水就开口,一上午就能把鱼给钓光。

这家垂钓园即将新投鱼2000斤,钓鱼者得到消息后等待拼战“头水”。

如果“头水”不能回本的话,放这波鱼肯定是要亏钱。再加上敢钓“黑坑”的基本上都是老手,“头水”钓场难回本的几率很大。如果想挣钱,钓场就得动点脑筋,比如对外说是放了1000斤,其实只有800斤甚至更少。还有的用别家垂钓园回收的鱼“回锅”,这些鱼都被钓到过,再吃饵时非常小心,成了滑头鱼,很难被钓上来。

更黑心一些的老板会在鱼塘内投放樟脑球、化肥等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物质,让鱼不开口吃饵。这些为保证盈利所采用的手段,正是经营性垂钓园被钓友称为“黑坑”的主要原因。

除了垂钓园老板“黑”钓友,一些钓友也在尝试着“反黑”。比如有人使用各种能刺激鱼疯狂进食的化学产品做“小药”,掺进鱼饵中诱鱼;有人偷着使用垂钓园不让使用、鱼爱吃却容易污染水质的红虫当鱼饵。你来我往的互黑手段,更坐实了“黑坑”的称谓。

所幸,随着各类黑幕被钓友、垂钓园老板陆续揭开,再借助信息发布渠道的便捷、广泛,如果某家垂钓园或钓友使用不当手段获利,很容易被对方列入黑名单,被更多的行业人所知。所以一些曾经使用过不当手段的垂钓园、钓友,基本都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,遵循着“你不黑我、我不黑你”的共识相安无事。

在临沂同样流行被当地钓友称为“高炮”的玩法,就是指垂钓园超量投放新鱼,一般在一次10000斤以上,渔票的价格自然随着成本的增加而上涨,平均在每人500元左右。“高手一天钓200斤很平常,能轻松回本,水平不够的不敢玩,就怕有的人技术还没到却头脑发热想试试看。”

有钓友认为,“高炮”或者类似竞赛的“赌塘”其实就是为了勾起钓友的钓瘾,但钓鱼本来是为了休闲放松,享受的是抛竿期待、拉杆收获的喜悦,没有必要花大把的钱去挑战没有把握的成就感。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邱明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