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鱼网

2019.9.2 钓鱼笔记:我滴个娘来,老鱼进窝了

      编辑:钓鱼哥       来源:钓鱼网
 

引子:经常钓黑坑的的朋友经常碰到一种鱼情就是:老鱼进窝了,反正就是鱼巨滑,把浮漂调得特别的顿了,比如漂肚子都露在水面之上的那种,依然是大大的顿口,提杆却不中鱼。让人又气又急,遇到这种情况很多人都是抓耳挠腮,甚至产生扔杆子的冲动。今天就和大家一起啦啦我那次有趣的揍滑鱼经历:

提前一天和张鑫去里八田渔池走了一圈,发现出鱼效果还不错,相约今天去试试,这个塘虽然离得近,我却一直没空去试试。 我想大多数钓鱼人和我一样,喜欢在不同的水域垂钓, 挑战不同的鱼塘。

今天里八田鱼池放鱼300斤,收费60元,可以从早上钓到下午四点。张鑫五点多就在QQ上呼我,下楼回店里拴了套2.0的5.7主线,上车走道。车里张鑫已经买好了热腾腾的火烧,我这个人有个毛病,一说钓鱼就顾不得吃饭,一路啦呱,我们就飞到了里八田渔池。

来到鱼塘,时间还早,人还不多只有三四个人,并且见了到一张熟悉的面孔:大钢子。我们来得早,钓位可以随便选。这是我的钓位,因为老板去拉鱼要七点左右才到,只有先行钓老鱼了,我的思路是:既然钓老鱼,那只能用长竿了,干脆我直接上了5.7(钓鱼人不怕累),直接开拉饵带麻团颗粒作钓,这样做的好处一个是入口好,可以打行程,可以连逗好几口,即使不上鱼就当打窝了。五六杆子下去,没想到凑效了,中老鱼一尾,也就是在老板拉鱼放鱼之前我已经摆脱空军的命运了,心中畅然……

有人喜欢手抛窝料,这样的做法好处是一次到位,但是我感觉不如散炮或者麻团效果好,因为你是一次性或者间断性,我们一杆一炮或者一杆一麻团,保持不停地有散落饵行程落下,这个动态效果要比一次性打进去强,而且窝料不会打的太多,保持窝里永远有新鲜窝料还要让鱼吃不饱。

七点多放鱼了,老板放了三百斤,这次鱼个体偏大,钓友也陆续到位,大家一致感觉这次鱼开口不会太快,哪成想十分钟新鱼就开口了,在10号钓位左右的一位钓友开始打连杆,还有他对岸的一位钓友上的也不慢,我们这边鱼情就稍差一些了,新鱼就抢了三尾,没鱼我就更不能偷懒,一号G窝做散炮,十个左右的蛋打进去,然后加上不停的拉饵麻团,窝子里的腥开始生长, 等打连杆的钓友进入慢蹦阶段,我这里才开始慢蹦。 果断换做搓饵,下去就至少黑二目,连上三尾,口太他妈正了,好久没见到这里生猛的口了,好激动。 图为超子正在帮我抄鱼。

这样的口,连中三尾后,又慢蹦了几尾,具体几尾我也没记,继而进入慢蹦节奏。

快到中午的时候,王帅来玩,见到我后又给冯哥打电话,冯哥感觉好久没见我了,从青阳直接杀了过来,来的时候我旁边的钓友见我这里口多,想过把瘾,接过杆子想过个瘾,一个黑漂,他适应不了我的杆子,子线给夺了。

然后冯哥就上了。说起来也巧,换上冯哥以后,窝子里竟然来了老滑鱼:挂上饵料抛杆下去,嘴里数就行:一、二、三,三个数就出动作,而且还是标准的大顿口,四五目哐当一下子就给顿下去,提杆却索然无物。这样连续八杆黑漂不中鱼,冯哥有点冒汗了,他要了一块铅皮加上,把漂座往下撸了四五目,又数了八杆还是没打到。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冯哥的提杆姿势很标准,先是把杆一送然后提杆起杆,但是杆子长的缘故吧,等提起钩子来,鱼可能已经离开了。这时后面聚集了四五位钓友,有位经常来钓鱼的钓友支招说:你把漂子继续调顿,让它露出半个肚子来,等他吃死口,要不然你20杆也打不到这条鱼。冯哥虽然不服气,死马当活马医,又向下撸了下漂座,这下小半个漂肚都露出来了,后面的钓友都给数着数呢,一杆、二杆、三杆,又数了十杆,还是大大的顿口不中鱼,这时冯哥彻底头上放汗了,嘴里喊着:治不了啊,你来,换你的!

我接过杆子,根据我的观察调整思路,直接换了付0.8的子线,然后重新正常调漂(调六钓二),把铅皮座向上拉了30公分,小飞铅,直接换拉饵,手向前拿杆,全神贯注,见口快速提杆,第一口就钓到了那个老酱油,用的杆子长、线又细,没给溜的机会就拔河了鱼成功逃生。冯歌不服,又上,长杆子甩累了,毕竟年纪大点了,又换上生猛的我来。这次我换了一个策略,搓大饵,没想到凑效了,只是子线细打的满,又拔了河了,哈哈,最起码俺打到鱼了。然后我做了一份原味的饵,策略就是发扬不怕累的精神见口就打,打了七八十来杆,终于让我抓住一口,把这个狡猾的老油条给弄上来了,这老鱼皮毛还真好,看来是在鱼塘里时间长了,疗养过来了。中午冯哥他们去吃饭,我又重新和了一团拉饵,这里浩子还有两个钓友正好过来观战,我这里拉饵中了三尾,其中一尾在一位钓友帮忙抄鱼的时候挂到水草上切线跑了甚是可惜,咱不能怪帮忙的钓友,再接再厉吧。

中午冯哥吃完饭帮我钓着,我和张鑫一人一瓶小啤酒两个小菜,在鱼池的空调房里正好休息一下。吃完饭的时候看了一下表已经快三点了。

回到钓位,冯哥依然在和那些大顿口作战,就是打不上来呢,这时候冯哥有事要回去了,我顺便给他从护里拿了两条鲤鱼带走,这时具体里面有几条了,我还真不清楚,以为不到十条呢。冯哥走后,太阳火辣辣的热,窝里有口打不住,我就不信这个邪呢,这个情况我感觉还得用拉饵,于是拉起饵来呼呼作响,不经意间,又中了两尾,这时候的两尾鱼弥足珍贵,快到点了,天太热的过,有的钓友已经收杆了,可是我窝子里鱼腥却越来越多,正在准备利用最后大半小时的时候再斩获几枚敌人的时候,张鑫开始吆喝我收杆了,他要回去接孩子,没办法,家事要紧,麻利利的收拾家伙走人。

这是我的收获,一出水一看,这条数超出我的预期啊,张鑫仔细给我数了下,共14条,加上冯歌带走的两条,好像一共是16条呢。

晒成非洲小黑脸了。此情此景我也吟诗一首:

《暑钓》

早上离家下午回,

声音未改肤已黑。

夫妻相见不相识,

惊问黑鬼你找谁。

今天我和张鑫用的一样的策略,而且又是双双上岸,可喜可贺。

总结:

1、用拉大饵带炮带麻团颗粒,留鱼效果不错。

2、线组精细化好。我换成0.8的子线出口明显好转。

3、其实这有口不中鱼,不一定是全是老滑鱼,有可能是臭底、窝子脏了,今天采用抽拉饵打飞铅逮第一口的策略办事了。遇到类似情况的钓友不妨也试一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