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鱼网

“钓鱼老哥”临海救灾记

      编辑:钓鱼哥       来源:钓鱼网
 
“钓鱼老哥”临海救灾记 2019-08-20 06:42:34来源:台州日报

从左至右,分别是参与救援的张权、冯挺、朱永兴、邓云勇。

左一为王彬,右一为徐海钧,右二为吕杰 。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

一场台风、一条信息,让一群“钓鱼老哥”从四面八方向临海集结。他们并非专业的救援团队,只凭着一腔热血,穿救生衣、开皮划艇,参与当地的救援以及善后工作。

大灾面前,他们不计较个人得失,来得及时,走得潇洒。在他们身上,你能看到一种久违的“侠客精神”。

8月10日,台风“利奇马”已过境,下午4点半,椒江的一幢写字楼,朱永兴打开了“台州东鹰路亚俱乐部”的微信群,群里有三百多号人,都是路亚钓鱼(一种户外钓鱼运动)的爱好者。

一条群友转发的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,“临海城门失守,公安紧急征用冲锋舟。”“城门失守?”他愣住了。

很快,又有人发来一段视频:大水冲垮城门,古城一片汪洋。朱永兴觉得自己的心被揪了一下。

这时,他看到群友“三疯”在群里动员:“兄弟们,有船出船,有人出人,我们一起去支援临海。”立刻就有不少人响应。朱永兴也在底下回复:“算上我。”

“三疯”名叫徐海钧,路桥人,曾在临海生活过几年,他很清楚“城门失守”意味着什么。他尝试拨打信息里的征用电话,告诉对方自己有船,但电话始终占线。

打不通电话不能干等着。“我们赶紧出发。”徐海钧叫上刚好来串门的钓友吕杰,两人立刻开始准备:路亚艇、救生衣、照明灯……钓鱼用的装备,这下派上了用场。

另一边,朱永兴做起沟通协调工作,他联系上临海市消防大队,并制定了粗略的救援计划:走甬台温高速公路到临海,把船运到消防大队,在消防大队的指挥下展开救援。

“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救援队,所以要跟着专业的走,还有,要保证自己安全,不能给政府添乱。”末了,朱永兴在群里留下自己的手机号,“有事电话联系”。

“我们有船,会开船,有的是力气,只要知道哪里有人被困,就把他们救到安全的地方去。”他们的这种自信源于平时野外钓鱼所获得的经验。

开着车,后头拖着路亚艇,徐海钧和吕杰从路桥出发。大约晚上9点,在临海市区高速出口下高速,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傻了眼——水位有半人多高,小轿车若开进去会熄火,再往前水位深浅不一,也无法开船。他们不得不滞留在高速路口。

“除了一个马力充足的路亚艇,我们还带来了9艘未充气的皮划艇,原本可以迅速投入救援,却被堵在外边。”徐海钧急得不行。

这时,有辆道路清障车在前方不远处拖拽抛锚的轿车,他们找到附近的警察,“同志,你能帮我们调配一下清障车吗?”

“跟我来。”警察很热情。就这样,清障车把路亚艇和徐海钧等人送到了临海市消防大队。他们与大队指导员刘乾福会面,为皮划艇充上气,准备与消防战士们一同展开救援。

然而问题又来了,消防大队只是中转站,离船可以下水的望江门还有5.4公里远。此时清障车已经开走,大队里也没有可拖拽船的车辆,怎么办?

“我们下水,徒步把船推过去。”徐海钧咬咬牙。

5.4公里,按正常步行,需1个小时。黑夜之下,徐海钧与消防战士等四人推着载着路亚艇的小车,涉水前行,水位最深时,没过了胸口。途中,徐海钧的大腿还被水下坚硬物体刮出伤口。马不停蹄足足4个小时,8月11日凌晨1点许,他们终于来到望江门。

路亚艇下水,救援开始。

青砖黛瓦的临海古街,变成了错综复杂的河道,黑暗环境里,要驾驶船并不容易。

坐在晃晃悠悠的皮划艇里,朱永兴不断地接听电话,“从10日晚6点到第二天上午,我接了500多个电话、140多条短信,都是来求救的”。

有时,朱永兴会接到一些电话,一听就知对方是个年轻人,称自己住在高层,一天没吃饭了,能不能买些吃的给他送去。“兄弟,不好意思,我先救人要紧,你再饿一顿吧。”朱永兴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把电话挂了。

更普遍的情况是,沿街的建筑物里,都可能有被困的人,救援人员要一一上前排查。“有间屋子窗户上挂着件白衣服,随风摇摆,非常醒目,我就猜测有人困在里面。”朱永兴回忆说,“打开窗户,把灯往里一照,果然有位阿婆倚靠在墙边,表情木讷,大概是受了惊吓,或者没力气了。”

有些巷子的水流湍急,橡皮艇马力不足,容易漂走,徐海钧的路亚艇则绰绰有余。他与吕杰、消防战士王彬一组,专门在急流巷里搜寻、救援。

王彬1996年生,河南驻马店人,小伙性格内敛,只管默默救人。人救多了,船负载量有限,他二话不说跳下水,扶着船走。徐、吕二人见状,也跳入水中,把空间留给灾民。

沿途有志愿者派发面包、矿泉水等补给品。徐海钧丢一瓶水给王彬,“喝点?”王彬接过,笑笑说:“我等下喝。”转头,他就把水给了被救的老人。

持续六七个小时的救援,强度极大,天亮后,徐海钧见王彬嘴唇已干裂发白,却愣是没吃喝一口,全把补给品给了受灾群众。“他是个真正的战士。”徐海钧说。

这一晚,“东鹰路亚俱乐部”的40多位“钓友”,协助消防战士救了数百名被困群众。

11日中午,徐海钧和吕杰回了路桥,去医院处理伤口。

朱永兴把一位病人送去台州火车站后,也回了家。他正想好好睡一觉,又有人打来电话,“临海永丰镇受灾严重,速速去救援”。

他立刻驱车赶去救援现场。俱乐部的钓友们已不需要动员,也纷纷调转车头前往永丰。

又是一夜无眠。

朱永兴说,在永丰救的人,不比在临海市区少。参与救援的人普遍有这样的感受:救人时精神亢奋,“仿佛打了一桶肾上腺素”,休息下来时,觉得自己快被掏空了。

12日上午,朱永兴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车里,才躺下,就沉沉睡去。

水灾过后,防疫工作尤其重要,这点朱永兴再清楚不过——他是台州爱卫有害生物防治有限公司的老总,一直从事生物防治工作。

12日下午,朱永兴就向相关部门申请:组织自己公司的团队充当志愿者,对临海受灾地区进行义务防疫消毒。

获批准后,13日上午,朱永兴就带领团队,开始对临海市区曹家路以东的区域进行消杀。当天下午2点,他们又赶去永丰。

因为消毒物资紧张,当晚,朱永兴又组织一些志愿者共同出资从上海购买了2.5吨消毒水和500箱消毒片剂,并联系货车司机当晚运到临海。

原本运货的费用大约在2100元左右,由于需要连夜运送,货车司机临时起价,要涨价到4000元。“4000元就4000元。”朱永兴很干脆,“我这边急着用”。

半夜,消毒物资运到了,货车司机下车环顾四周,对朱永兴抱歉地说:“我不知道临海受灾这么严重,也不知道这些是救灾物资,这趟运费,我不要了,就当我做件好事。”

但朱永兴还是把2100元塞到货车司机手里。

之后,朱永兴将这些消毒物资无偿分享给一同在临海消杀的其他团队。这项消毒防疫工作一直持续到了8月19日。

做志愿者这些天,朱永兴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,却有着一颗同样善良的心。

“多数人我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,只知道微信网名,像‘惠惠’、‘永恒的爱’、‘菲菲’、‘许静霞’等人,贡献了大量物资;‘黑桃柒餐厅’无偿把场地提供给救援团队休息;‘Ellen’、‘9’、‘卖鞋小蔡’等人,把物资都配送到位,等等。”朱永兴说,“当然还有我们‘东鹰路亚俱乐部’的人,除了‘三疯’徐海钧、‘蚂蚁’吕杰外,还有‘大魁’、‘小蓝’、‘剑龙’、‘千岛猎人’等,都参与了现场救援。”

采访的最后,我问朱永兴:“倒贴这么多钱去救援,你为了什么呢?”

他仰头思考了一会儿,用罕见的认真口吻说:“我,包括我们俱乐部的人,以‘80后’为主,吃穿不愁,在这个老奶奶在马路上摔倒都没人敢扶的时代,我们要力所能及做一些好事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。”

这几日,朱永兴和徐海钧常在微信里聊,两人合计:何不趁此机会,号召俱乐部的人组建一支真正的民间专业救援队?

“在这次救援中,我们的组织性、通信保障,以及对个人的防护上,与专业的救援队还是有差距的,但这些可以通过训练和培训来弥补。”徐海钧说,他相信这支救援队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,并在将来发挥更大作用。

点击进入专题

责任编辑:丁楚兰 台州日报 台州晚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